L

爆裂-涌现 & 拉力

Posted on 2018-12-10

内容选自网络
今天我们继续给大家介绍《爆裂》这本书。这本书的副标题是,“未来社会的九大生存原则”。这个副标题如果要我来写的话,可能还要加上几个字,叫“未来社会违反现在常识的九大生存原则”。
这九个原则,我先给大家看一下,就是:涌现优于权威,拉力优于推力,指南针优于地图,风险优于安全,违抗优于服从,实践优于理论,多样性优于能力,韧性优于力量,系统优于个体。
大家一听可能会觉得有的表述匪夷所思。比如,怎么会风险优于安全呢?下面我们一个个来说。
首先,涌现优于权威。
“涌现”这个概念,我自己接触到“涌现”这个思想,还是从凯文·凯利的著作里。 简单说,“涌现”就是当一堆事物聚集在一起的时候,在高一个层次,出现了一个全新的事物和现象。
比如蚂蚁,每一只蚂蚁的智商都不高,但是它们一旦组成了蚂蚁群落,却体现出极高的智能水平,这就是“涌现”。
再比如,每一个水分子,是没有水波纹这个特性的,但是当亿万个水分子聚在一起变成一个池塘的时候,会出现波浪、结冰等等现象。这些现象是超越于每个水分子的,是高一个宏观层次的现象,这也是“涌现”。
吴伯凡老师在《伯凡·日知录》里面讲,其实婚姻也是个“涌现”的现象。一男一女结婚了,不仅这两个人都有所变化,更重要的是,出现了一个超然于这两个人之上的一种隐秘关系。丈夫和妻子都是这个涌现出来的,隐秘关系总体的一部分。
所以,有经验的心理咨询师在给夫妻关系做咨询的时候,经常会说,我面对的其实是三个人:丈夫、妻子、和他们的婚姻。有的时候,婚姻出了问题,并不是其中任何一个人的问题,而是这个新涌现出来的、宏观的关系出了问题。
理解了“涌现”这个概念,问题来了:一个成就,一个结果,它到底是自上而下控制的结果,还是自下而上涌现的结果呢?
这个问题很本质。当年欧洲的宗教改革吵的就是这个事,到底是自上而下地听罗马教廷的?还是每一个教徒都有权利自下而上地自己和上帝交流?后来天主教和新教的核心区别就在于此。
还有,一家公司的管理,到底是用最严格的制度自上而下地控制,还是尽量给宽松的氛围,让创造力自下而上的涌现出来。这也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公司组织的思路。
那《爆裂》这本书说,未来社会的第一个生存原则是“涌现优于权威”。这是不是说,从此之后,我们就应该相信自下而上的涌现,不再相信自上而下的权威了呢?
并不是这样。作者自己也承认,涌现出来的民主,没有办法变成负责任的公民自治。涌现出来的新媒体,也暴露出一堆令人厌恶的问题。
那为什么还要说“涌现优于权威”呢?
原因很简单,在过去的几千年文明史上,人类已经把权威的方式用到了尽头,但是有些问题还是解决不了。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换一种方式试试呢?
《爆裂》这本书举了个例子。麻省理工学院的一名高级研究人员,叫汤姆·奈特(Tom Knight)。这个人在计算机领域发明了几项关键技术,功劳卓著。但是有一天,他突然跑去上生物学课程了,和大学新生坐在一个课堂里。他一个老头,为什么这么做呢?
因为他觉得,已经存在了几十年的摩尔定律——也就是每过18-24个月,一块芯片上的晶体管数量便会翻一番——这个趋势最终一定会停滞,因为受到物理规律的极限影响。这个我们以前的节目也讲过,那怎么办?汤姆·奈特觉得解决方案是生物学。
你想,以前我们都是通过物理组装的方式制造芯片,那当然就是自上而下的权威控制。但是未来,人类要想进一步提高计算机的性能,很可能会借助生物学的技术,也就是用生物活细胞的那种精密的天然运算能力。
这就不是权威控制的思路了,而是要指望生物细胞涌现出来的能力。所以奈特说,我虽然是一个老头了,但是我决定要重新回炉,学生物学知识。
你看,这就是所谓“行至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。一种探索到了极处,另外一个逻辑就会呈现出巨大的价值。
这就是《爆裂》这本书说的“涌现优于权威”的道理。
那未来社会的第二个生存原则呢,是“拉力优于推力”。什么意思?这其实是从“涌现”的逻辑自然延伸下来的。
过去,我们想办成一件事,是把一个想法和指令推到行动的末端,决策者把资源推到他们认为最有用的地方,这是权威。而未来,应对社会的不确定性,更有效的方式,不是推,而是拉。就是在最需要的地方,能够随时把资源拉进来,不需要权威。
《爆裂》这本书也举了个例子,就是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。
要知道,日本是一个地震多发的国家,所以他们在建核电站的时候,是充分考虑到地震和海啸风险的。福岛核电厂的6个反应堆,高于海平面30英尺,前面还有一道33英尺高的防波堤,就是防止海啸的。
因为根据过去的经验,这个防范的高度已经够了。但是没想到,2011年那次海啸的高度远远超过防波堤,过去的一切经验都失效了。这就是所谓的“黑天鹅”事件,所以权威做决策的方式,远远不能适应这个不确定的时代。
其实,现在的公司治理,也存在这个问题。
过去,市场环境相对稳定,自上而下的权威管理体系当然会极大地提高效率。但是现在,一方面市场环境变化极其迅速,另一方面,企业的业务也出现离散化的倾向,就是同时要做很多事情。这么大的不确定性,权威管理越来越力不从心。
比如我们公司,从一开始就意识到,在知识服务这个全新的领域,我们要随时应对不确定性,所以在公司创立的时候,就定下了两条基本原则。
第一,这个公司尽可能不要管理规定,没有规定的上下班时间,没有规定的组织层级和部门分隔,没有规定的KPI考核。当然,只有这些还不行,那样的话公司上下会一团乱麻。
所以还有第二条基本原则,就是每个人都可以随时组织协作,随时呼叫资源。这就是所谓的“拉力”系统。
当然,要打造这样的“拉力”系统,需要很多条件。比如,要严把招人关,一定只招那些有自我驱动能力,能够自己定义任务,而且协作界面良好的人。再比如,一定要授权到位,每个人自己的事自己可以做决定,不需要层层审批,等等。
所有这些方法,我们也在摸索之中,但是我们深深知道一个道理。资源越多就越强大的时代,过去了。这是一个资源流动性越高,才越有力量的时代。只要能够促进资源向更有用的地方流动,所有的方法我们都愿意尝试。这就是打造一个“拉力”系统的总原则。
点击下图,你会找到《爆裂》这本书的电子版的购买链接。
好,今天就聊到这里,明天见。


    # # # 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