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

爆裂-新体制

Posted on 2018-12-10

内容选自网络
从今天开始,我要花好些天的时间,跟大家聊一本书——《爆裂》。
国庆假期,我是逐字逐句读完了这本书。之所以要花很多天来讲,不仅因为这是我今年看到的,对未来认知方面最重要的一本书;而且2017年已经进入第四季度了嘛,我自己也要开始准备今年的跨年演讲。
时近年终,在思维上我们确实也有必要登高一望。
先来说一下这本书的第一作者,叫伊藤穰一,麻省理工学院的媒体实验室主任。这个媒体实验室非常著名,不过请注意,它和媒体这俩个字其实没啥关系。所有前沿的、跨界的课题,它都有涉及。像电子墨水,可穿戴设备等等,都在它的研究范围内。
这么重要的一个实验室,你可能没想到,它的主任,也就是《爆裂》这本书的作者伊藤穰一,居然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生,多次大学退学,没有学位,可以说压根就不是学术圈里的人。
他做的事太多太多,当过夜店的DJ,开过书店,投资过著名的公司,是多家著名刊物的专栏作者。总的来说,他就是一个投资家和社会活动家,是当今世界对未来思考最深入的人之一。
麻省理工学院任用他做著名的媒体实验室主任,一方面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包容性,另外,也是借用伊藤穰一在社会各界的资源和声望。
但是我看重这本书,可不是因为伊藤穰一的大名,而是万维钢老师在这本书的序言中的一句话。他说,《爆裂》这本书的主题,就是“在互联网时代,一种新体制正在解决一些过去的旧体制解决不了的问题。”
“体制”这个两个字,让我眼前一亮。
过去,我们理解新旧时代之间的区别,往往是从进步还是落后这个角度来看的,带有鲜明的价值判断。孙中山那句话我们都朗朗上口,“天下大势,浩浩汤汤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”似乎新时代,就是光明和智慧,旧时代就是黑暗和愚昧。
但是年纪越长,看的书越多,我们就知道,其实不同社会阶段面对不同的问题,形成不同的社会体制,本质上都是和那个时代相适应的。
举个例子,在农耕时代,人口就是生产力和财富。所以,早婚早育这种体制就是和农耕社会相适应的。今天的女性想着一百年前的中国女人,十几岁就出嫁生娃,会觉得那样的生活暗无天日。
但是反过来,那个时候的女性如果知道今天的女性还要天天上班,还要抛头露面,也会觉得匪夷所思。
这不是好和坏的区别,这是两种体制的区别。
再比如说,农耕时代,社会关系需要稳定,所以“忠诚”就成了主流的道德,要巩固社会关系。无论是西方式的对领主、国王的忠诚,还是中国式的“君君,臣臣,父父,子子”。
但是到了工业时代,社会资源的组合方式变多,“自由”又成了主流价值观。站在现代自由主义的角度,看当年的儒家礼教,是人吃人,是黑暗的压迫。
这不是正确和错误的区别,这是两种体制的区别。
如果把这个认知往未来一推,你就会觉得问题很严重了。虽然我们都认同社会正在急速变化,但是你有没有想过,未来社会的体制,和我们今天的也大不一样吗?
也就是说,未来不是现在的变形,不是穷一点还是富一点,不是机器人多一点还是少一点,而是我们立身处世、处理问题的基本方法发生了变化。而从过去的经验来看,这种变化,通常要带来观念、伦理和情感上的巨大不适应。
就像我们上个星期讲的“范式”一样,“体制”也有类似的特征,你站在一个体制中,是很难想象下一个体制的样子的。我们今天觉得颠扑不破的那些真理,那些天经地义的做事方法,在未来很可能就要被颠覆。
所以,未来具体是什样子也许没那么重要,未来时代解决问题的体制什么样,才重要得多。因为所有的体制变革,对我们来说,一定是匪夷所思的。
我举一个例子,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有一本名著,叫《论美国的民主》。其中提到了一个问题,为什么欧洲和美洲之间的贸易,大部分被美国商船垄断?表面上答案很简单,美国商船的运行成本比欧洲国家的要低。但问题是,为什么低呢?
按说,当时大家的技术水平差不多,美国商船雇用船员的薪水还要更高一些,它的成本不应该低啊。托克维尔经过观察后发现,其实美国人拥有的是一种心智模式和思维方式上的优势,也就是我们今天讲的体制优势。
欧洲的航海业发展比较早,体制比较成熟,这也影响到欧洲的水手做事比较谨慎:往往要等到天气稳定,才愿意出海;在夜间,他们就降低航行速度;进出港口的时候,他们反复地测量航向,避免触礁。
相比之下,美国水手就特别爱冒险,那些防范风险的清规戒律,他们不是很在意,不等风暴停止就急着拔锚起航,日以继夜地张开全帆全速航行。
美国船员也比较能吃苦,到中国运茶叶,在当时那么长的航程中,除了在中国广州靠一下岸,沿途都不再靠岸,船员都靠雨水和干粮过日子。而欧洲商船呢,他们要靠几个港口,补充淡水和新鲜食物。
托克维尔还观察到一个现象,美国商船的建造质量比欧洲的差很远。为啥呢?托克维尔就问了一个美国水手。那美国水手理直气壮地说:“航海技术进步得这么快,船只可以用就好,质量不必太好,反正用坏了就换,换了就是新一代的。”
你看,如果你是当年的欧洲水手,或者是航海家,面对美国的竞争,一方面会觉得很无奈,一方面可能还看不起美国人的搞法。因为在你的价值观里,美国人那是错误的做法。你会觉得,我在意船只的安全,在意船员的工作环境,我要把船只造得结实美观一点,这没有错。是美国人太无理,太野蛮,太没格调。
可是,那又怎样?你处在一个旧体制当中,而且还自以为是,那就必败无疑啊。
这就是我向大家推荐《爆裂》这本书的原因。
它说的不见得都是正确的,甚至也不再是新鲜的,它的很多观点甚至让你觉得很难接受。但是不管怎么样,有人用如此浓缩的方式,为我们总结未来的体制,还是值得我们一听,以免我们将来在新体制面前,一面孤芳自赏,一面一败涂地。
这本书的名字是《爆裂》,这是中文翻译,它的英文原名是whiplash,什么意思?
表面意思是用鞭子抽打,它还有一个引申的意思,就是像鞭子抽在一个东西上似的,要先向前打,然后猛地向反方向扭转过来。所以,这本书的名字如果直译过来,也许也能叫《猛回头》。
今天是我们聊《爆裂》这本书的第一天,现在你点击下图,就可以看到《爆裂》电子书的购买链接。未来几天,让我们一起,猛回头。


    # # # 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