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

人工智能时代下的职业

Posted on 2018-12-06

内容选自网络
今天我们的这一篇文章,是李开复老师的新书《人工智能》当中的一个部分,而李开复老师特地把其中关于未来教育的部分拿出来,感谢李开复老师。
文章主要谈到几个问题:
未来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是什么样子?人工智能时代,我们每个人最有效的学习方法是什么?该学习什么?怎么思考人工智能时代的人生意义,等等。
这篇文章对这些方面的话题做了整体梳理。
由此我想到一个长久以来困扰我的问题,就是人工智能会不会引发大规模的失业,这一次的技术进步到底是福音还是灾难?
关于这个问题,我自己的思考和结论有几次迭代的过程,今天就跟大家聊一聊。
对这个问题最直觉的结论是,人工智能会引发大量失业,当然是灾难。
你看,富士康都在用机器人了,会取代大量的产业工人;人工智能会看病,这会取代医生;它还会处理法律文件,这会取代律师等等。
但是请注意,这个直觉的结论并不对,为啥?
因为在人类历史上,有过多次这样的恐惧,但是事后证明都是一场虚惊。每一次新技术出现之后,都会有人惊呼:魔鬼来了,要取代我们的工作了。你看,蒸汽机来了,传统织布工人就失业了;火车来了,传统的搬运工人就失业了。
但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,这种失业是有好处的。新技术出现提高了生产力,人们从过去繁重低效的工作中解放出来,从事更有价值的工作。
如果为了保护就业,反对新技术,很多事情就会变得非常可笑。有个段子,上个世纪的90年代,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到一个国家考察,发现工人们在用铲子挖运河。他就问当地的官员,为什么不用大型机械呢?官员回答:“用铲子是为了创造更多就业。”弗里德曼作为经济学家,当即就说道:“既然想创造就业,那别用铲子,还是用勺子挖吧。”
如果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,接受技术进步,一些就业机会当然会消失,但是事实还有另一面,就是会有大量岗位被创造出来。
比如说,工人抛弃铲子,改用重型机械来挖土,一部分工人是失业了,可是机械工业发展起来,那也是需要大量工人的。连同一起繁荣的,还有上游产业, 制造挖土机需要钢铁、煤炭和石油生产,这些产业也能创造大量就业。
所以,技术进步只会短暂地带来失业,从长期来看,就业机会总体上是在增加的。
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第一代认知,也是经济学的一般结论。但是很快,我又觉得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,改变了认知。
人工智能这次造成的失业有两个特征:第一是规模大,第二是时间快。
人工智能的技术革新是来势汹汹,人工智能在某个领域的技术一旦成熟,以现在技术传播的速度,它对某个行业职位的替代,可能会很快完成。
比如,富士康号称已经装备了超过4万台机器人,未来可能要达到百万台,这得替代多少工人?再比如,自动驾驶汽车技术一旦成熟,当然近期不太可能,未来某天一旦技术成熟,中国的上千万司机可能在十年内就得全部失业。据说,德国人还发明了砌墙机和抹灰刷墙机,据说已经在工地应用,一天就能盖一栋房子,建筑工人如果失业,这又是一个巨大的产业。
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经济学家们讲的,也就是我们刚才介绍的那个效应就成问题了。虽然短期失业增加,长期看会在别的地方把这些岗位损失补回来,但问题是,我们等得及这个“长期”吗,失去的岗位能补得回来吗?
你想,我们失去的可能是一个流水线上的工人的职位,一个汽车司机的职位,但是创造出来的,可能是一个程序员的职位,一个游戏设计师的职位。
从宏观来看,这当然没有问题,但是对于具体的人,就是失业的工人、司机,他可能年岁比较大了,原来的教育基础也不支持他转型,他们现学写程序,也来不及。
这么大的规模,这么快的速度,我们的社会准备好承受这么大冲击了吗?所以直到今年上半年,我还是停留在这个比较悲观的结论上。
这是我对人工智能和失业这个问题的第二代认知。
但是最近,我又有了新的看法。
原因是我听说了一个新的职业,专门上门叠衣服的叠衣师,啥意思?
你想,每到春秋换季的时候,很多人家就需要把放在外面的衣服整理起来,放进衣橱,把下一季的衣服拿出来。过去,这是一个挺繁琐的家务劳动,现在有了叠衣师,打个电话,就会有一位姑娘上门——她所使用的都是经过行家研究,最高效率的手法,一般人需要叠一分钟的衣服,她几秒钟就能叠好。很快,整个衣橱就整整齐齐,收费只需一两百元,这位姑娘每天只要多接几单,就能获得不菲收入。
这个事给了我一个很大的启发:新出现的行业,不见得是什么艺术家、设计师、程序员,还可能是各种各样的服务业。推动这些服务业诞生的,不是技术,也不见得是人才,而是市场需求。只要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,这些细分行业就会诞生。
我们带着这个思路,再来看就业市场。像叠衣师这样的家政服务业分工会越来越细,月嫂、育婴嫂、催乳师、家庭教师、保洁工、上门厨师、旧物废物处理等等,这会造成大量的就业岗位。
我还听说过一个职业,人数很少,服务人群却很多,做什么呢?组织公司之间的球赛。北京很多上班族都有这需求,周末想举办足球比赛,这些专门搞球赛服务的人,全北京据说只有十几人,他们负责专门订制场地,提供裁判服务,有时候还组织比赛。虽然每次收费比较高,可是他们服务的人群都是手头宽裕的上班族,付这些钱还是没问题的——这就是新创造出来的一个服务性职业,不需要太高的技术,一般人也可以转型。
你看,这样的服务业诞生和别的没啥关系,只和一件事有关系,那就是社会总体财富的增长。
30年前,没人听说过洗脚可以是一个行业;20年前,美甲业好像也并不流行;10年前,像我这样专业做互联网知识服务的人,好像也没有。随着人工智能普及,各行业效率提升,财富将会涌现。富裕的中产阶级家庭越来越多,他们就有对效率的追求,对生活品质的要求,将促使众多就业机会出现,而且是可以无止境地增长。
说到这里,我们可能才能真正理解凯文·凯利在《必然》那本书里写的一句很乐观的话,他说:“人们会在新的生产力水平上发现新工作的。”
今天我跟大家回顾了过去一年,我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认知迭代。每一次都是对自己前一个阶段认知的否定,每一次都不是发现了什么真理,每一次也都期待自己能对这个问题,即将有更深入的认知。我们这个栏目的用户其实都是这样的人,我们在一起,终身学习,自我迭代。


    # # # 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