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

软技能

Posted on 2018-12-05

内容选自网络
前一阵子读了一本书,书名叫《我不了解人类——12个真实的人类故事》,作者是桥东里。
其中有一个故事,说的是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,一个叫格雷汉姆的亿万富翁,斥巨资建立了一个精子库。
这个精子库是非盈利性的,它的初衷只是为了搜集一少部分人的精子。这部分人,就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。因为他觉得,自己背负着一个神圣的使命,必须让优秀的人有更多的后代,这样世界才能变得更优秀。
可见,这位老爷子是相信“龙生龙,凤生凤”那一套的。但是格雷汉姆还有一个附加条件,就是只接受自然科学方面的诺贝尔奖得主的精子,只有爱因斯坦这种理工科的大神,才入得了他老人家的法眼。
至于艺术、文学、政治之类的人文和社会学科,在格雷汉姆看来,根本不值一提。莎士比亚的作品再好看,也没有发明电灯,照亮一座城市吧?罗斯福的政治手腕再高,也不能把人带上月球吧?
总之,在格雷汉姆看来,只有理工科才能改变世界。至于文科,你们玩的是浪漫、是虚幻,你们的贡献说好听点叫锦上添花,说难听一点就叫可有可无,不实用。
平心而论,这个观点,在我们身边还是很普遍的。文科生,确实处在鄙视链的下端。
万维钢老师的专栏《万维钢·精英日课》第二季里,也提到了这么一组数据:是美国大学生刚毕业前5年各个专业的平均工资,排在第一的是计算机,平均年薪63500美元,第二名是护理学,第三名是土木工程,而排在最后几个的分别是哲学、政治学、历史学、英语言文学、心理学。
你看,假如你是一个还没毕业,或者初入社会的文科生,听到这些是不是感觉有点失落?但是你先稳定一下情绪,我们来看一个小说里的故事,确切的说,它也是一个思想实验。
这本小说就是大名鼎鼎的《三体》。里面有这么一段:说三体星人已经明确告诉地球人,我要消灭你们,但是得先等等,因为离得太远,所以我得先飞一阵,等400年以后我们才能飞到太阳系,到时再灭掉你们。
人类一听,当然不干啊。但是又没办法,因为三体人的科技太先进了,人类的一举一动,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。怎么办呢?
地球人想了一个办法,就是我们也不开会了,也不研究了,反正一直被监视,我们就把地球的防卫反击战略,交到四个人手里。你们这四个人,全权负责战略制定,而且记住,只准把战略藏在自己的脑子里,不准告诉任何人,也不准写下来,因为你一旦说出来,三体人马上就知道了。
这个计划被称为“面壁计划”,因为参与它的四个人,必须像面壁者一样沉默。他们有很大的权力,可以调配地球上一切军事和科技的力量,而且各个国家必须无条件配合,谁也不能问为什么。
这么一来,三体人的监视也就无效了。地球的全部命运,就托付在这四个人的手里。前三个人的计划,我们就不细说了,他们都是从科技的角度想办法,也无一例外都被三体人识破了。
而第四位呢,是个社会学家,对军事、科技、战争、天体这些相关知识的掌握,跟前几位比就差得太远了。他是这四个“面壁者”里,唯一一个纯粹的文科生。
但是最后真正制定出成功计划的,恰恰是这第四位,社会学家。而且让他成功的,并不是什么厉害的科技发明或者武器,而是他发现了“宇宙社会学”。
有关宇宙社会学的内容,我们以前曾经讲过。简单说就是,宇宙像一片黑暗的森林,每个文明都是森林里手持猎枪的猎人,一旦哪个文明暴露自己,别的文明就会出于自保的目的,想尽一切办法摧毁它。所以在宇宙中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位置坐标,不让别人知道。
这位社会学家的战略,就是在太空里安置一些炸弹。它们一旦爆炸,亮光就会排列成一个坐标,这个坐标就是三体星的位置。这样一来,肯定会有更高级的文明察觉到三体人的存在,并且把他们灭掉。
你看,这个战略的发力点,和前几个人完全不一样。它根本就不指望军队、武器或者其它的高科技,而是利用了整个宇宙的社会法则,调动了一只外来的震慑力量,使强大的三体人不敢轻举妄动。这不是对技术的运用,而是对关系的运用。
在这个故事里,文科生是不是很扬眉吐气?其实,不仅是在故事里,即便是在现实中,文科受重视的程度也越来越高。关键在于,你要弄清楚,像社会学、历史学这些文科,学的到底是什么。
比如社会学,这个学科的根本目的,不是教你书本上的硬知识,而是你在不同社会网络之间调研、学习和沟通的能力。假如说专业知识是硬技能,那么这些专业知识之外的,就是软技能,也是最值钱的技能。
在万维钢老师刚刚上新的专栏,《万维钢·精英日课》的第二季里面就举了一些真实的例子。
有一个叫米克的美国社会学毕业生,他的毕业课题是“越南革命”,为了研究这个课题,他就去越南呆了大半年。在这半年里,他学会了越南语,而且还和当地人打成一片,融入得非常好。
结果后来,他居然被IBM挖了过去,在最前沿的人工智能和区块链部门里任职。
不是米克多懂技术,而是只有他,能用越南人听得懂的方式,把区块链这个复杂的技术解释得明明白白。要想在当地做这个业务,米克的技能就必不可少。
再比如考古学,乍一看也是非常冷门的学科。但是它只能用于挖古董、看壁画么?当然不是。考古学真正磨练的,是即便面对很少的信息,你也能分析出来大量的见解。
再比如学国际关系的人,可以成为科技公司的项目经理;搞哲学的人,可以成为投资家,等等。这样的例子在万维钢老师的专栏里还有很多。
还记得我们前面提到的收入排名么?在刚毕业的前5年里,文科生的收入确实没有理科生高,但其实这个排名还有下文。假如把时间拉长,考察各个专业里最成功的人才,一生的总收入,排名情况如何呢?
排在第一的,其实是政治学,第二位是历史学,哲学排在第四。别忘了,这可都是在刚毕业前5年时,收入排在后五名的职业。
这就是文科的后劲,可能起点不高,但如果你学到了真本事,最后一定有机会拔尖。
当然,我们今天是图方便,说什么文科生、工科生。其实,我认识很多理工科出身的人,也有非常好的文科素养。
甚至文科素养这个词,说得也不准确,它的本质是“软技能”,也就是不局限在某个专业的硬知识,而是着眼于整个社会协作网络和未来社会的复杂性,从确定的东西中把握不确定因素的技能。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立身之本。


    # # # #